http://www.gong5s.com

唯冠创始人杨荣山自白,到底谁欺骗了谁首页

铝道网】外界关心和看到的只是企业的兴衰,惟有做过企业的人方知个中的艰辛。 近日,唯冠和苹果关于iPad商标的诉讼案沸沸扬扬,这也让沉寂很久的唯冠创始人杨荣山再次被放在聚光灯下。在他身上围绕着许多传闻。有消息称他是想狠狠地在苹果上咬一口,也有人说他已经失去了对唯冠的控制,现在这场官司的主导者是唯冠背后的银行。在发给《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的短信中,他坦承:“只想倾诉一下三年来的心路历程,一切误会都让它随风去吧。” 3月4日,本刊记者飞赴深圳。当晚,在一家茶室里,杨荣山信誓旦旦地对本刊记者说:“唯冠会重新站起来给你们看的,唯冠并不会依赖苹果iPad商标的赔偿过活。” 与IT业一起长大 CEI:目前外界对唯冠的质疑声很多,你是什么时候来到内地建厂的? 杨荣山:外面有些媒体说唯冠较开始是在深圳建厂,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我在1990年年初来到江苏南通,在电子代工行业做了大概一年左右,年末来深圳考察,1991年就开始在深圳租厂房了。 CEI:你已经来到深圳20年了,这个过程中,深圳电子代工产业和唯冠公司本身,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杨荣山:咱们现在聊天的酒店在20年前仅仅是一片农田。而对于唯冠自身来说,在IT代工行业里,我们应该是进入深圳较早的一波。而显示器行业里唯冠肯定是靠前个。那时候台资进入大陆基本都属于先上车后补票,因为当时中国台湾还没有正式许可来内地投资。1993年开放投资后,我们应该算是IT行业里靠前个补报备的。就像这酒店从一无所有到拔地而起。唯冠也是看着内地IT行业一路走过来。 CEI:唯冠的靠前个自建厂房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杨荣山:大概是94年开始,之前一直是租厂房。 CEI:国内代工企业中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冠捷CEO宣建生、HTC董事长王雪红等人在唱主角,比较活跃,唯冠和你本人好像不大喜欢抛头露面。在创立唯冠之前,你从事什么行业? 杨荣山:在创立唯冠之前我也是做显示器的,较开始是和三枪牌的东家——台湾的中兴纺织集团进行合资的。本来我是独资,但想要做大就要开始引入外面的资本。合资以后他们占51%,我占49%。但因为双方的理念不一样,所以我就自己出来创建了唯冠。 CEI:唯冠进入内地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杨荣山:唯冠刚进入内地的时候主要从事材料加工,当时合作的两家企业就是北京显像管厂和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北京分公司。当时深圳已经开放了十年左右,这两家企业来深圳购置厂房和土地,因缘际会认识了这两家企业。在唯冠的发展过程中,北京这两个企业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当时北京显像管厂派了15个干部支援我们。我们的企业从很小的几十个人一路走到大规模应该也是得益于他们的帮助。 CEI:你觉得唯冠什么时候发展得较好?是2006年利润较高的时候吗?

“当年处理‘台北唯冠将IPAD商标卖给苹果公司’事宜的员工麦士宏取得的授权书是由台北唯冠发出的,上面盖着公司的大章及我个人的小章。在中国台湾,大章加小章才是完整的公章,等于中国大陆的公章。”2月19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援引唯冠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杨荣山的话称,“但台北唯冠跟深圳唯冠没有互相的投资关系。深圳唯冠是完全独立的,所以,当年台北唯冠的合同当然不能覆盖深圳唯冠。”

ipad商标侵权案始末 到底谁欺骗了谁

来源:乐游整理 日期:2012/2/18 10:43:32 作者:乐游 962乐游网 → 首页 → 游戏资讯 → 业界动态 → ipad商标侵权案始末 到底谁欺骗了谁

[乐游网导读]前不久为大家报道的ipad商标案一事,暂时以维冠获胜,虽然苹果已经下架了大部分的ipad2,并且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ipad2了。并且苹果公司还要承受被处罚的危险

前不久为大家报道的ipad商标案一事,暂时以维冠获胜,虽然苹果已经下架了大部分的ipad2,并且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ipad2了。并且苹果公司还要承受被处罚的危险

“整个事情到现在,唯冠是受到委屈的。”2月17日上午,唯冠集团总裁杨荣山首次在北京面对媒体谈及iPad商标权纠纷时,如此形容他的个人感受。

“苹果确实把iPad这个产品做到了尽善尽美,所以受到全球广大用户的喜好,但是这个成功,并不能成为它在未取得iPad商标的时候就大举进入中国市场的理由。”在杨荣山看来,现在唯冠所做的一切,仅仅是维护自己的权益,“希望得到公平的待遇”。

不过,苹果方面显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三天之前,苹果刚刚发布了一个简短的声明:“多年前,我们购买了唯冠公司在全球十个不同国家的iPad商标权。唯冠拒绝承认和履行涉及中国部分的协议。香港法院已支持苹果。我们在中国大陆的诉讼仍在进行中。”

声明虽然很短,但却透露了苹果坚决的态度,那就是:苹果已经购买了中国大陆的iPad商标,唯冠不履行承诺,苹果会诉讼到底。

双方突然剑拔弩张的交锋,让原本沉寂一年多的iPad商标权事件再度引起争议。支持唯冠的人认为,这是纯粹的商业纠纷,唯冠维权无可厚非。反对者则指出,这更像一种“流氓”行为,钻法律的空子不履行承诺。

事实上,原本唯冠和苹果是有机会坐下来就中国大陆的iPad商标权进行谈判的,事情也很可能以苹果多付点转让费而和解,但是,自从2010年深圳唯冠因巨额亏损被八大债权银行查封资产之后,因为不同利益方各自的小算盘,事情开始朝着越来越复杂的方向发展。

唯冠似乎有点身不由己。“我们从来没有正式公开说我们要求怎样一个数字。像网络上报道的几百亿,我们并没有提这样的要求。”杨荣山说,首先要看我们的债权人,当把债务问题解决以后,才有股东的权益。

律师团的代表,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马东晓则说:“我们所有诉讼没有一起是针对美国的苹果公司的,都是针对他们在中国的经销商,而且没有向苹果提出一项商标侵权的金额。”马东晓表示,现在各地的工商部门要做出的处罚,也是由工商自己决定,与唯冠无关。

而代表银行方的顾问、和君创业主席李肃则明确表示苹果应当付出赔偿,并且他们正在谋求去美国起诉苹果涉嫌交易“欺诈”。李肃向媒体表示,多家美国律所已经和他联系希望介入此事。

事到如今,iPad商标案最终将如何收场,似乎已经不是唯冠和苹果单方面能够决定的了。

iPad的前世今生

被誉为开创了真正意义上的平板电脑市场的苹果iPad,正在中国遭遇前所未有的风波。

这款在全球热卖、在中国同样火爆非凡的产品,被曾经的知名显示器制造商唯冠公司指责并没有取得在中国大陆的商标权,而苹果则坚决否认,声称早已从唯冠处购得了全球iPad商标。

到底是谁在说谎,双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往来瓜葛?要搞清这一问题,我们不得不从“iPad”的最初开始说起。

根据杨荣山的回忆,唯冠最早是在1998年下半年开始设计名为iPad的产品的,全称是Internet Personal Access Device(直译:网络个人接入设备)。当时唯冠投入了超过3000万美金来研发。除了iPad,唯冠还有iWEB、iNOTE等等iFAMILY系列的产品。

唯冠于2000年在香港做了iPad的上市发布会。根据其提供的资料图片显示,唯冠iPad是一款采用传统CRT显示器的设备。杨荣山的解释是:“当时的平板显示还不那么普及,而且价格很贵,所以第一代iPad是用CRT做的,但一样也有触摸屏。”

由于推出的时机过早,并且采用CRT显示的触摸屏非常容易出现误操作,所以唯冠的iPad并没有在市场上引起太大的反响。据杨荣山说,但产品其实也已经卖到了世界各地,并且唯冠在全球范围注册了iPad商标,然后在2003年开始研制下一代iPad产品。

随后,唯冠和苹果发生了第一次正面交锋。

当时的苹果还在卖着音乐播放器产品iPod。苹果去英国注册iPod商标时,因为其与唯冠所拥有的iPad商标近似,唯冠还花了不少钱去打官司阻止苹果申请,但据杨荣山表示,最终是唯冠放弃了,只是他没有解释放弃的原因。

当时的唯冠发展势头一片大好,曾位列全球前五大显示器制造商,不过,之后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一切改变了。

“2008年金融风暴的时候,唯冠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杨荣山说,主要是两个美国最大的客户倒闭,唯冠积压了大量的库存,而当时液晶屏的均价从250美金迅速掉到了140美金,跌去了60%,最终导致唯冠银行欠款20亿人民币。

据杨荣山表示,由于财务危机,唯冠做出了在海外市场全面收缩的决定,唯冠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也处于收缩之列。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唯冠台湾和苹果的代理公司签订了一份现在引来众多争议的iPad商标转让协议。

iPad商标的利益转移

在iPad商标的纠纷中,现在很多人都认为唯冠的做法挺“无赖”——明明唯冠台湾签订了全球的转让协议,但唯冠深圳又否认协议中包含中国大陆的商标权。

但是,唯冠方面也有其愤怒的理由。如果追溯事情的“原罪”,杨荣山甚至认为苹果最初从唯冠台湾购得其他地区iPad商标权的行为也存在“欺诈”。

据杨荣山介绍,2009年8月左右,经过苹果的“精心设计”,在英国设立了一家叫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Limited的公司。因为其缩写与iPad相同,于是对方找到唯冠英国的工作人员联系,要求购买商标。

杨荣山称他事后和同事沟通了解到,当时对方保证产品不会和唯冠竞争,并且从要求欧洲商标开始,进一步要购买唯冠在全球其他地区的iPad商标,开价是2万英镑。

12在本页阅读全文

作者:孙宏超5086次浏览

推荐阅读

本文导航
  • 第1页: 首页
  • 第2页: 2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2月17日,杨荣山、唯冠债务重组总协调人李肃及代理律师马东晓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唯冠集团从未出售过中国大陆iPad的商标权,“IPAD”海外商标也是苹果公司以欺诈的方式取得的。

“这进一步表明了深圳唯冠‘斗争到底’的态度。”昨日,东南大学法学院张马林律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从法律角度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证据。谁能提供最准确、最让司法部门信服的证据,谁就将取得商标的使用权。当然,不可否认,深圳唯冠或将借此机会东山再起,至少,已经取得了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知名度,这对于其今后的发展同样有好处。”

“斗嘴”升级,谁在撒谎

2000年和2004年间,曾是全球四大显示器生产商之一的唯冠集团公司旗下的中国台北和深圳分公司分别在墨西哥、新加坡、印尼、欧盟国家和中国大陆地区等注册了“IPAD”商标,并短暂在市场中销售与之相关的电子产品。据杨荣山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的信息,唯冠的IPAD是公司1998年下半年开始研发的一款产品,全名为Internet Personal Acess Device,定位于一款网络终端设备,是唯冠iFamily系列产品之一,这一系列产品唯冠曾投入超3000万美元开发。

杨荣山介绍,在本案的纠纷发生前,双方2003年就结下了“梁子”。当年,苹果在欧洲注册iPod商标时,曾因与唯冠IPAD的商标相似,而发生诉讼,“唯冠花了大量精力阻击苹果,但最后选择放弃”。这之后,才是目前纷纷扰扰的iPad商标案。

在杨荣山等人看来,就连之前在中国台湾等地区的商标使用权也是苹果“精心设计”的结果。据媒体报道,2008年,苹果在英国成立了一家名称为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的公司,并找到唯冠希望能购买该商标,并保证不与唯冠进行竞争,“唯冠鉴于当时遭遇经济困难,正计划进行收缩,因此同意了该交易”。

“但我们遭到了威胁。”杨荣山回忆,“IP此前提出的收购价格为2万英镑,但他威胁唯冠,‘如公司不出手商标,将对唯冠进行诉讼’。”

“但台北唯冠只拥有iPad海外商标权,iPad大陆商标权在深圳唯冠手里。”杨荣山表示,“苹果确实把iPad这个产品做到了尽善尽美,所以受到全球广大用户的喜好。但这个成功并不能成为它在未取得iPad商标的时候就大举进入中国市场的理由。”

鱼死网破?最终和解?

目前,深圳唯冠认为,深圳唯冠和台北唯冠虽同属香港唯冠国际的子公司,但二者并不是隶属关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民事主体,因此尽管苹果公司和台湾唯冠公司签署了合同,购买了iPad商标专用权,但这一合同对深圳唯冠公司并不具有约束力。

苹果则认为,杨荣山是深圳唯冠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台北唯冠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当时负责谈判交易的麦士宏,不仅使用的是唯冠的企业邮箱,且签署的转让协议,既包括台湾唯冠在中国香港、英国等地注册的iPad商标专用权,也包括中国大陆的iPad商标专用权,这就意味着,苹果公司也取得了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iPad商标专用权。

“也就是说,案件的焦点在于当时签订的合同。”张马林对记者分析,“在搜集完了相关的证据之后,就需要中国法院的认定了。”马东晓表示,案件的焦点是“台北唯冠有没有权力卖掉商标”。

道琼斯通讯社2月17日称,内部文件显示,“苹果曾同意为iPad商标向唯冠支付3.5万英镑。”道琼斯就此认定,“上述文件似乎支持了苹果的观点,即该公司已于2009年从唯冠国际手中购买了iPad商标的相关权益。”

对于双方的纠葛,张马林认为,和解的可能性正在逐渐减小。“一方面,从目前工商总局表态、市场出现下架等情况看,至少在舆论上,深圳唯冠占据了一定优势;另一方面,为了深圳唯冠的债务重组和东山再起,目前实际上不是深圳唯冠一家在关注这件事,包括其当年的债权人,都是这场官司的重要力量,且可以预计,债权人和深圳唯冠站在同一战线,这将增加深圳唯冠的底气。”

而飞象网CEO项立刚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唯冠能获得的最大利益就是将商标卖给苹果。因此,苹果公司和唯冠科技会达成和解,“首先,苹果公司不可能更改iPad名称,这不利于苹果公司的形象。其次,即使败诉,苹果最多也就是退出中国市场,而对于境内的‘果粉’来说,大可以购买水货。最后,唯冠并不享有继续步步紧逼下去的资本。”

“但现在双方都想在价格中取得有利地位,因此不会轻易出价。”项立刚称。

提醒企业,增强维权意识

记者还发现,本次深圳唯冠与苹果的诉讼背后,再次出现了和君创业的身影。资料显示,和君创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管理咨询公司,其服务范围包括企业文化、公司战略、并购重组等诸多领域。在当年娃哈哈与达能、天府可乐与百事可乐的股权纷争中,均出现了和君创业高调对抗外资的情况。

有媒体猜测,“深圳唯冠在此次风波当中,透露出对企业重组的希望和期待,和君创业极有可能就是其背后强有力的顾问。”不过,记者昨日未能联系到和君创业的多位人士。

“不管有没有背后的推手,这起案件都会给中国企业和中国的司法界带来一定的启示。”张马林表示,“从正面效应看,深圳唯冠甚至能借一个商标可能起死回生,这足以让中国企业,尤其是民族企业引起重视,因为包括商标在内的知识产权,是企业实实在在的无形资产,在企业形象上给企业带来的效益甚至不可估量。从负面影响着手,这也提醒中国企业不要‘盗版’其他人的知识产权,尤其是商标,因为,相比于国内企业,国外企业更重视无形的资产,一旦打起官司,‘克隆’一方的企业将得不偿失。”

张马林还表示,跳出事件本身,在如今的商战中,企业更多地是懂得运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和争斗,而不是用低劣的手段获得非法利益,这本身再次说明了中国目前的市场经济至少已具备了良好的商业司法环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威尼斯官方网站-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